对外合作交流处网站
 
首页 | 部门概况 | 新闻动态 | 对外合作与交流 | 校友会 基金会 | 精准扶贫 | 政策法规 | 下载专区 | 友情链接
当前位置: 首页>>校友会 基金会>>动态信息>>正文

动态信息

成理校友 ∣ 《流浪地球》第一摄影师张麟科:母校给了我追梦的起点

2019年03月21日 11:33  点击:[]


校友名片:张麟科,成都理工大学传播科学与艺术学院影视专业首届毕业生。1998年怀揣拍摄自己的电影的梦想,走进成都理工打下了坚实的影视拍摄技术基础。2017年,随摄影指导刘寅老师的团队参加《流浪地球》的拍摄,现正参与电影《鬼吹灯之天星术》的拍摄准备工作。 

说明: http://www.cdut.edu.cn/xww/UserFiles/Image/20190320/20190320114810_729.jpg

大学时期的张麟科


2019年大年初一,一部名为《流浪地球》的国产科幻电影在院线上映。该片根据刘慈欣同名小说改编,因其突破好莱坞科幻电影的叙事套路,极具中国特色的思想和价值观念,而被大众评价为国内硬核科幻优秀代表作,其创作团队在电影工业水准上的努力突破亦被国人频频点赞。我校传播科学与艺术学院影视专业首届毕业生张麟科(1998级)在《流浪地球》团队中担任第一摄影师。

近日,学校党委宣传部对正在重庆进行电影《鬼吹灯之天星术》拍前准备的校友张麟科进行电话专访,与师生分享这位成理人的追梦之旅。

 

说明: 0

▲工作中的张麟科

 

《流浪地球》拍摄到底有多难

初撞进中国科幻元年,《流浪地球》在拍摄期间经历重重磨难,国内经验稀缺、初尝视觉中国化……而这些磨难在后来也都成了这部电影的珍贵之处。

拍摄《流浪地球》过程,我印象最深刻的一种感受是“克服”——克服团队零经验的困难,克服不完全借鉴好莱坞模式而进行视觉中国化创作的困难,克服摸索光线、色彩的困难,克服动辄20+小时反复测试确定摄影机运动而带来的睡意。

整部电影拍摄耗时约150天,分为地面和太空两部分。地面部分有我们印象深刻的苏联重工业风地下城,灵活行驶的运载车,以及在冰天雪地中艰难跋涉的救援队等;太空部分则是宇航员在空间站中展开工作等镜头。

 

说明: http://www.cdut.edu.cn/xww/UserFiles/Image/20190320/20190320114633_737.png

▲张麟科在拍摄现场(地面部分)

 

说明: http://www.cdut.edu.cn/xww/UserFiles/Image/20190320/20190320114658_613.png

▲张麟科在拍摄现场(太空部分) 

 

《流浪地球》开拍的时候,整个团队大部分工作人员几乎都是第一次制作科幻类型的电影,但经验总要有人去实践才能积累。比如,团队决定先花时间撰写了大概一百年的编年史,详细解释了在“流浪地球”年代,世界该以何种面貌呈现。再比如,团队花了大量时间讨论影片最终应该呈现出什么样的美学风格,冰封数十年的城市、厚重的救援队外骨骼、结构复杂的行星发动机都经由无数张草图才得以确定,纸面上的工作结束后,还涉及到具体的置景。

我在摄影指导刘寅老师的举荐下,和团队共同承担了拍摄的任务,把开拍前的所有准备工作最终通过镜头落到实地上。

怕不怕搞砸了?这个回答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该怎么才能给团队提供更有价值的创作想法,以及一种加入领跑团队的光荣感和使命感。为了在光线、色彩方面提出自己的方案,我们决定先看小说再看剧本,在原作纯文字的描述里体会心中的“哈姆雷特”,再去生活中寻找最贴切的光影。

 

感谢成理给予我的精神养分

在上大学前我曾经接触过摄影,有过拍纪录片的粗浅经历。进入理工以后,通过理论和实践的学习,综合性更强,会慢慢理解摄影并不是一个单纯只讲画面的手艺,它更像是一个集结号,纳入导演、表演、声画……而这些至关重要的能力,在我后来的工作中都用到了。

我是传播科学与艺术学院影视专业的第一届学生,在校读书期间的课程内容对我影响深远。当时我们学到的东西很综合全面,既有表演、声乐,技术类,也有导演类,当时学院还专门聘请了电视台、电影厂的老师来给同学们上课,带来的是影视业的一线工作经验,无论是技术,还是制作流程,都是跟在时代前沿的新鲜知识,很受用。

 

说明: http://www.cdut.edu.cn/xww/UserFiles/Image/20190320/20190320115009_61.jpg

 

 说明: http://www.cdut.edu.cn/xww/UserFiles/Image/20190320/20190320115425_656.png

 

说明: http://www.cdut.edu.cn/xww/UserFiles/Image/20190320/20190320115058_629.jpg

▲我校传艺学院影视专业第一届学生在教室上课

 

时任传艺学院院长的刘迅老师,曾给我所在班级上过视听语言类专业课,这是大学给我留下印象最深刻的事——刘老师带着我们“拉片”,就是一格一格地反复看、反复倒带,把每个镜头的运镜方式、景别、节奏等视听语言都记录下来进行分析。其实就是帮着我们找感觉,找拍电影的感觉。这种帮助是很大的,他一按暂停键,你就会看这些镜头是怎么拍的,当时找的都是些经典电影,比如《罗拉快跑》之类的,看完之后你还会琢磨,它是怎么实现的……

这样抽丝剥茧地读电影,在他人眼中也许是件单调活儿,但却让痴迷电影的我乐在其中,并逐渐积累了专业修养。我们班有二十多个同学,大部分同学是在做表演、播音方面的研究,我感觉自己更喜欢技术方面的,所以愿意去花时间去琢磨。学校提供的是硬件条件,老师给予的是一种启蒙意义,关键还在于学生的自我完善,靠打好基础之后的自我修炼,并逐渐上升为个体的独特理解。以摄影为例,大学时我就喜欢阅读各种摄影杂志,这些杂志上会介绍新的摄影设备、摄影知识,毕业后也不能停止学习,要继续加强阅读或去实地拍摄。现在的摄影更多是偏创作类,更加考验个人修养。

成理60周年校庆时,我回母校参加了同学聚会,还见到了很多恩师。 期待能有机会回来看看,拜访昔日的老师们,有空在校园里仔细转悠一下,看看母校的新变化。


说明: http://www.cdut.edu.cn/xww/UserFiles/Image/20190320/20190320115134_774.jpg

▲我校传艺学院影视专业第一届学生在形体教室上课

说明: http://www.cdut.edu.cn/xww/UserFiles/Image/20190320/20190320115307_807.jpg

▲成理60周年校庆时班级返校团聚(右一为张麟科)

说明: http://www.cdut.edu.cn/xww/UserFiles/Image/20190320/20190320115341_117.jpg

▲成理60周年校庆时班级返校团聚

未来,继续做一个有梦想的电影人

大学毕业后,我放弃了在重庆广电集团的稳定工作,就是为了追求自己拍摄电影的梦想。 参与《流浪地球》的拍摄对我的帮助非常大,拍摄之前可能有一定的创作积累和考量,但从技术上层面而言尚对于怎么拍出来想要呈现的效果有所欠缺。通过这次科幻片实战拍摄,我受益良多。

对摄影师而言,操作和创作都重要。如果你只想学怎么拍,可以模仿别人的片子,那提升的只是你对器材的熟练度。但是如果要去拍好一部电影,这就是一个观念上的创作,更重要的是要有对创作的观念感,对整体的理解力。拿着设备拍东拍西,拍出的东西是没有太大意义的,只有专业知识扎实后,才会有一种强烈表达的欲望,然后才会构想自己要表达的这件事情的核心是什么,要怎么表达出来,怎么阐释出来使别人能感受到——而这,是要在大学里学习的。

目前我正在跟刘寅老师进行电影《鬼吹灯之天星术》的拍前准备。我的长期规划就是想继续拍电影,无需给自己设置电影类型的局限,也不一定非得是大制作,我看中的是可以有一个自己的表达,一个独特的视角。

 

上一条:问计校友,共商发展--我校召开学校发展战略研讨会
下一条:成理校友 ∣ 厦门万里石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胡精沛:转型道路千万条,走出去第一条

关闭

成都理工大学对外合作与交流处  地址:成都市成华区二仙桥东三路1号
电话:86-28-84077099  邮编:610059